undertale沉迷/欧美杂食

北极圈cp狂魔。
 

【银魂】【松银】凭音画温柔

千秋岁:

CP松银,OOC有,请注意避雷。




{楔子}


 


      坂田银时终于再一次梦见了他。


      仿佛还是旧日的光景,阳光透过窗户一点一点移进来,银时靠在最后一排打瞌睡,吉田松阳依然站在离他几步之遥的地方念着一卷书,他的额发有些长了,银时看不到他温和的眼睛,只能瞧见他修长的食指弯起来抵着下巴,唇角上扬着愉悦的弧度。


      他长久地看着他的身影,周遭的一切都成了远去的背景,最后松阳察觉他凝视的目光,便侧头冲他微笑。


      他已经失去他很久了。十多年的岁月,甚至足够将他遇到松阳之前的时光再渡一个轮回。


      他几乎快要想不起他的面孔,却依然记得他的温柔。


 


{一}


 


      早在初夏的时候天气就已经有了燥热的端倪,偶尔吹来一阵轻柔的风,也带着三分令人避之不及的暑气。


      山中断崖下,银时将带着的水一饮而尽,沮丧地晃着空空如也的瓶子,少年的眼睛眨啊眨,目光落在斜前方背对自己的身影上。


      松阳盘腿而坐,握着一柄扇子漫不经心地摇着,这么热的天气里他依然披散着长发,一脸神色自若。


      “松阳,好热啊。”他撇着嘴,“我们买个空调吧。”


      那时候天人刚刚进驻地球,空调还是个新鲜的玩意儿,银时对它的印象仅仅停留在便利的制冷和高昂的价格上。


      松阳回首看他满头是汗,失笑道:“居无定所的你和我,就算买了那东西也没法用吧。”


      银时垂着头走到他身边,松阳移了移手里的扇子,给他扇着风。


      “不过就算能用,你看我像是能买得起的样子吗?”松阳眼里有明晃晃的笑意。


      银时顿了顿,想起之前比剑时自己的惨败记录,半晌才不情不愿地接话,语气生硬:“没有什么事是你做不到的吧。”


      “那这样好了。”松阳竖起一根食指,煞有其事道,“你把自己抵押给空调店铺的老板,每个夏天都可以吹空调喔。”


      “就为这个?”银时不甘示弱,凶巴巴地反驳,“那还不如我先下手为强,把你卖掉好了,你这样的人顶多只能换来一家章鱼丸子的小店,还是快要倒闭的那种。”


      话虽如此,少年明亮的眼睛里藏着无法掩饰的紧张,他的手死死压着松阳轻薄的外衫边缘不肯放开,好像下一秒就要与他分离了一样。


      “哎呀,你可真舍得啊。”松阳的语气依旧平静柔和,神情愉悦,对银时的小动作视而不见,仍然慢悠悠地为他扇着风,透过头顶繁茂的枝叶去望蔚蓝的天色。


      树林里阒然无声,过了很久银时才若无其事地往松阳身边挪了挪,懒洋洋地躺了下来,用硕大的三度笠遮住自己的脸。


      “夏天,可真长啊——”


 


{二}


 


      银时是在起夜的时候听到那番话的,他睡眼朦胧地抹了把脸,燃起的火堆已经快要熄灭,他看见松阳披着外衣,轻声自语。


      “现在还太早。”


      松阳将干柴放进火堆里,试图重新点燃它,过了片刻才又开口:


      “我知道……但我还对这个世界有所依恋。”


      他眼底有了笑意,语气里带了一点柔软:“我遇见了一些值得为之驻足的美好事物……所以……”


      银时隐在黑夜中,看着微弱的火光逐渐复燃,跳动的光影映在松阳的面容上,使他的眼角眉梢带了一点晦暗不明的意味。


      他们的周围没有第三个人了,银时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做,直到松阳回过头看见他,在刹那间掠过两分愕然的神色。


      “怎么起来了?”他上前去理了理少年睡得乱糟糟的衣领。


      他的手指带着沁凉的温度触碰到他的皮肤,银时微微一怔。


      “松阳,你究竟是什么人呢?”他揉了揉眼睛,“你的体温,一年四季都没有变过啊……”


      话音一落他看见对面人的瞳孔一缩,下意识抿起嘴唇,这样少见的反应于他印象中一直言笑晏晏的松阳而言,几乎有些失态了。


      但很快松阳又笑起来,拉了拉披在身上的外衫:“明天走出这片林子就能到集市了,你想不想吃棉花糖?买给你喔。”


      “别转移话题啊喂!”


      “你想吃什么口味的棉花糖?”


      “……草莓味。”


      苍穹的深蓝纯粹得摄人心魄,风也静下来,火堆发出噼里啪啦的细响,带着热和暖的气息。


      在遇见松阳之前,他在硝烟散尽的战场上挣扎存活,在混混流氓的恶意中艰难自保,早知人心易变,不可轻信。


      可他仍然选择毫不犹豫地信任这个突然闯入他生命中的人,尽管他来路不明,身份成谜。


      他曾想过为什么会这样,大概是因为在他懵懂孤独的岁月里,与吉田松阳的相遇,让他对未知命运中的美好有所期许。


 


{三}


 


      那一年的夏天漫长而欢欣,他们一起走过水草丰茂的万千景色,一起观赏迷离热闹的祭典烟火。他无论何时都在他身边,手里练习的竹剑换了一把又一把,在悄然流逝的时间中不必思考未来会有多少艰难和坎坷。


      偶尔银时也会想起松阳那一晚的轻声自语,灵魂中的第六感让他本能地察觉到这个人身上有很多他不知晓的秘密。


      可那又如何呢。银时将擦汗的手巾扔进水里浸泡着,看向不远处松阳垂眸含笑的身影。


      就算到了危险来临的那一天,自己也一定比松阳更强大了,强大到足以用这样的力量来保护他。


      于是他握紧手中的竹剑,沉稳了气息,冲他道:


      “再来和我一决胜负吧,松阳。”


      ——这个认知一直保持着,直到几年后的某一天,私塾的火光照亮了漆黑的夜色,浓烈的烟雾弥漫上来,几乎蒙住了他的呼吸。


      那时他还来不及触碰到命运波云诡谲的一角,就要与生命中最初的光芒做匆匆的告别。


      在这批黑衣肃穆的不速之客制造的混乱中,银时看到了不远处独自站立的一个人。


      他大半身影都隐在暗处,银时凭借火光看见对方紧抿的嘴唇和握起的拳头,用力得甚至指节都泛出青白的颜色。


      他身上带着陌生黑暗的气息,可银时来不及在乎更多了,少年时的无忧无虑在这一日画上了意味深长的句点,无力保护松阳的绝望紧紧攥住他颤抖的灵魂。


      他一度以为那么长的夏天,能与松阳形影不离的夏天,突然就结束了。


 


{尾声}


 


      “早上好——”


      这一声响起的几分钟后,“哗”的一声门被拉开,视线从模糊到清晰,银时缓慢地眨了眨眼睛。


      “阿银,已经八点半了啊,再这么睡下去……”新八的声音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过来,银时动了动发麻的指尖,听见自己的呼吸声。


      他还记得那天晚上皎洁的满月,松阳在夜月的光华中与他许下“我一定会很快回来”的约定。


      如果松阳还在的话……


      如果松阳还在的话,是不是晨起的每一天都能看到他的微笑,在微熹的朝阳与飞鸟的清啼中,他们一定已经并肩走了很远很远。


      “阿银,今天我从外面带了早饭,你洗漱完了没有?”


      银时叼着牙刷,盯着镜子里自己满嘴牙膏泡沫的脸,含糊地应了一声。


      可如今也算很好的结局,一度以为失去松阳之后又要回到漫长的孤独中去,但他有了新的羁绊,这个人教给他的一切,也依然在影响着他的人生。


      见他擦着脸走出来,新八将桌子上的饭盒推过去,扶了扶眼镜,郑重其事道:


      “之前全藏先生要我们假装成将军大人的委托,现在来计划一下吧。”


      “有什么可计划的,我们只需要在那帮税金小偷面前充大爷就可以了阿鲁。”


      沙发旁边那台老旧的风扇转出呼呼的声响,神乐睡眼朦胧地凑近一些,歪着身子伸手去拿早餐。


      清晨新鲜的空气夹杂着熟悉的食物香味,从冰箱里拿出的草莓牛奶在桌面上留下一点细细的水痕。


      这依然是一个平淡无奇的日子,四季更替斗转星移,并不打算停下脚步。


      那燥热的,漫长的夏天,又要来了。


 


【完】


 


题目“凭音画温柔”是几年前见到一个专栏的名字,印象很深,因为当时我断句为“凭 音画 温柔”,还在想这个音画到底指啥,后来才反应过来是“凭音 画温柔”_(:3」∠)_


一直一直一直想写松银,总觉得他们的相处模式应该非常可爱,从四月份开始,五月份有了大体构思,六月份想出具体情节,终于在七月份陷入松虚邪教之前写完了它,这拖延症也是没救了。


之前我重温倾城篇的时候很感慨,发了一条状态,图片是那张银时被缚着手,松阳离他而去的动画截图,我配了一句姜夔的“人间别久不成悲”。


过了一会儿有同学在底下接了一句“天涯相遇一消魂”。


一开始我没觉得有什么特别的,几分钟后这句话就跟中了毒一样在我脑海里不停循环。


至少他们相遇了。无论对于银时还是松阳。


哪怕后来有了很多令人悲伤的变故,我依然感激那一刻命运陡生的仁慈和悲悯,让他们在三千世界中邂逅。


感谢阅读。


夏天真热,好好休息一下吧。



评论
热度(41)
  1. Y千秋岁 转载了此文字
© 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