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not brave
man are brave.

DC 欧美杂食
fgo

请多指教。
 

【翻译/福尔摩斯X黑塔利亚】为英国工作的男人

特寧紅:

还债Part3 (翻译 Sherlock Holmes)




吐槽王与吐槽王之间的....對峙??


(Sherlock还有一篇比较长的翻译,没拖延到的话下礼拜释出


原文:Simple man by Icka M Chif (mischif)


作者说要放连结过去原网,所以评论留英文的他应该会看到喔(偷偷说一下


文章整理


--------


Summary :在夏洛克面前的这个男人是一团谜。


正文






在夏洛克面前的这个男人是一团谜。




先撇开麦考夫从未特地带人来见夏洛克的事情不谈。




在那双严肃绿瞳上方可笑的粗眉毛外,这个男人看上去极其普通,就像一般人印象中的英国人那样,穿着斜纹软呢外套,个子高挑,且和约翰有些相似的沙金色发丝。






不对!




他很年轻,不过二十出头,明明是这样的年纪,他看起来却背负了难以想像的压力和责任,整個人透出莫名的沧桑,像是个看过太多事情的老人,身上刻满了无数成败战争的疤痕。




不对!




这个男人朝约翰打招呼时,周围弥漫着一股哀伤而庄严的氛围,像是在感谢他的付出,那样慎重且诚心诚意,如一个军人朝另一个军人的致敬。




不对!




在他鞋子丶袖口以及裤脚上有着一些泥沙,可以看出那是来自伦敦,有些就在夏洛克自己公寓的外头丶但其他却分别来自哈德良长城丶利物浦丶普利茅斯,还有明显是赫芬顿苍白的大理石灰,全部都是在相近的年代,就像是他在一瞬间走遍了整个不列颠的地区。




不对!不对!不对!不对!






然後是关於麦考夫这个人的问题,他很明显对於夏洛克与这男人的会面感到十分不安,但仍因为对方要求而排除万难的让他们见面,而麦考夫对这金发男人的态度又和他效忠的雇主有些许的不同,是英国高层的其中一员吗?最近夏洛克和约翰出现在政府机密文件的次数已经频繁到让他麻木了。




「我很抱歉」夏洛克微笑,真诚地露出不小心恍神的模样:「你刚刚说你是谁?」




麦考夫鄙视的看了他一眼,而约翰看起来则十分的困惑,这样的反应几乎成了一种既定标章,而夏洛克很自然的无视他们,那个男人优雅地微笑了起来,就像是夏洛克经常做的那样虚假。




「亚瑟·柯克兰」




这个腔调丶每个字母的音节几乎要让夏洛克的逻辑思维陷入错乱,他可以确信里头至少含了十五种口音,其中三种来自伦敦地区,其他有诸如贝里克(苏格兰北郡)丶斯考式(利物浦方言)丶戈迪新(纽卡司尔方言)丶苏格兰丶爱尔兰丶威尔士等地区,最扯的是,夏洛克可以发誓,有个口音绝对来自四百年前的莎士比亚时代。




而这些困惑远远比不上一项惊人的发现,英语可能是柯克兰先生最主要的母语,但应该不是他第一个使用的语言。




不对!




夏洛克对柯克兰先生挑起了一道眉毛,「或许我应该要这样问才够准确,您是”什麽东西”?」




约翰猛地呛咳了起来,但柯克兰只是微笑的看着发问者,就像这不过是他宠爱的孩子一个无知的恶作剧。




「请容我介绍我的老板」,麦考夫叹了口气,证明了夏洛克其中一部份的猜测




「你或许可以将他认知为”英格兰”」






「一个国家?」约翰稍稍平复了呼吸,「我们的国家?!」




「是的」,柯克兰丶英格兰如此说道,「麦考夫是我的幕僚,我发现让某些人了解所发生的状况并提前防范即将发生的灾难十分有用,最近的政坛变动实在过於剧烈」






……如果这个人真的是已经活了好几百年的国家,那以年为单位的政党轮替确实可以说是”过於剧烈”,他会以未来长远的目光来采取行动也就说得过去。




麦考夫愉悦且得意的看向夏洛克,後者则对这样的眼神表达了无比的轻视,麦考夫是他一生中最大的敌人──这是其中的原因之一──现下的状况让他哥哥骄傲地几乎快翘起尾椎。




「我告诉过你」麦考夫耸了耸肩,他摊开了手表示自己至上的诚意




「我只是一个为英国工作的男人。」




FIN


卷福:"Excuse me????"


这篇好可爱~~~~这对兄弟怎麽这麽萌???约翰一如以往的正常运作(整个人都在状况外)



















评论
热度(787)
© Y | Powered by LOFTER